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六百六十二章莫欺少年穷

第六百六十二章莫欺少年穷

  变身之女侠时代正文卷第六百六十二章莫欺少年穷两位弟子发现他们的新客卿精神十足,人家镇长遇到了退婚这种烦心烦恼的糟心事情,她怎么就这么高兴呢?她那轻快的步伐,若有若有的笑容,可谓是愉悦之情溢于言表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看上镇长公子,知道他退婚,所以这么高兴呢。

  却不知道石青珊其实期待看到一个‘主角’的诞生,退婚之后奋而踏青云斩强敌,成就一段神话,一段传奇。

  大堂的情况很是紧张,原本会成为镇长儿子岳父的男人‘黄埔尹德’眯着眼,用鼻孔瞪人。显然女儿成为灵月教圣女之后,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女儿厉害了,全家享福。如镇长家这种小门小户已经不放在他眼里了,他女儿以后是要成为人间仙人的绝顶人物,不该和平凡男子再有什么纠葛,所以这婚他退定了。

  “这父亲走了,儿子来?什么个意思,给个准话啊。”黄埔尹德冷冰冰地说道。

  “少爷。”下人们看少爷双手握拳,脸色都气成酱红色,就知道他听说‘退婚’后接受不了。也是,堂堂男子汉却被人欺负上门了,谁受得了啊,被女孩退婚这种事情一般男孩肯定受不了,大家也理解他的心情,可是现在他们的悬殊确实太大了。

  不过大家也知道少爷不喜欢说话,这种时候担心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众人站在门口,徐大彪大步进来,站在儿子身边:“先回去,这件事情交给为父来处理。”

  “这婚退得退,不退也得退,如果我来说你们不同意,下一次就是灵月教的弟子亲自来了,他们可不像我这样讲道理。徐大彪,今时不同往日,我女儿是人中龙凤,只要度过三灾八难,便能成就永恒传奇,不是你儿子这种肉体凡胎可以高攀的。”这话确实够气人的。

  “这可是标准的被打脸的对象啊。”石青珊站在门口表示这表情这嚣张的语气实在是太欠揍了,就差在脸上写‘请来打脸’。不过她发现镇长儿子虽然脸色不好看,却一句话都憋不出来,看他长相倒是很有主角相,长相憨厚,眼神坚定,显然是有大志气的,奈何没有奇遇,所以不能开辟别样的精彩人生。

  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如果有奇遇,不管前路多么艰险,他也必然会坚持下去的。

  “别太过分了,我们的婚约也是有媒妁之言,婚约书信,若我们不退婚,你女儿就永远是我们徐家的儿媳妇,就算我们都死了,也要把婚约书带去地府,让你女儿和我儿子在冥府做一对**妻。”徐大彪的脾气也上来了:“今天我什么都不争,就争这口气。”

  白胡子长老长叹一口气,小声说道:“何必呢,和灵月教硬刚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这种时候退一步才是最好的结果,同意退婚对大家都好。

  可惜徐大彪也有脾气,现在亲家成冤家了。

  “话不能这么说。”石青珊说道:“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看这位少年眼神坚定,未必不能成大器。”

  妖女简直就是拱火,她说话也不小声点,大厅里的人都听到了。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看好这个内向的镇长儿子,而且这人还是一个年轻姑娘,她眼睛没毛病吧?

  不过这几句话倒是让镇长父子非常感激,没想到会有人支持他们。

  “多谢姑娘仗义执言。”镇长感动啊,这年头锦上添花不算什么,雪中送炭才是难能可贵的,这位姑娘能在此时说出这番话,足以让镇长父子记一辈子好。

  “哼,说得好听,此子的资质平平庸庸,就算勉强花费百年精力、千般灵药和亿万钱财修炼到人间仙境界,也度不过三灾八难,只怕也难以活过百年。”

  “什么是三灾八难?”石青珊表示别净整这些她不懂的名词啊。

  大家表示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实力都这么强了,连修炼的基本常识都没有么?

  那鼻孔朝天的男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嘲笑道:“原来是一个只会说漂亮话的花瓶,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可见你的眼力也不会准确。”

  白胡子长老看石青珊是真不懂,忍不住给她补课:“对我们修炼者来说,最大的难关就是寿命关,任何修炼者都要通过三灾八难的考验才能延年益寿,哪怕达到人间仙的境界,也得经历考验才能活得更长。三灾八难是每个修炼者必然会遇到的考验,克服不了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简单来说就是凡间的修炼者都会遇到瓶颈难题,克服不了就必然死掉。所以为了克服这些难题,每个修炼者都是从踏足修炼开始就已经做好应对这些困难的准备了。

  人间仙也一样,要活下去他们也得克服这些必然会遇到的困难。

  听完这些常识,石青珊大概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出现三百年的正邪轮回了,用她那唯物主义的辨证论一分析,她发现要克服‘三灾八难’需要大量资源,修为越高消耗越大,而三百年的和平期会让修炼者空前繁荣,就会出现大量为了克服‘三灾五难’而收集资源的修炼者,到时候稀世珍宝必然水涨船高,资源必然高度集中在名门大派手中,一些掌握资源少的修炼者肯定得铤而走险对名门大派起想法,自然就会出现邪恶的一方。

  所以三百年的正邪轮回,说到底还是为了应对‘三灾五难’而发生的资源战争。

  在仙界的时候,石青珊可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估计这就是凡间不同于仙界的地方,凡间对修炼者的磨砺更多,更残酷。

  “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的。”石青珊暗道凡间果然是凡间,人一生下来就注定要受罪,怪不得都向往仙界呢。

  “连这些都不知道,还说看好这小子,我看你和他挺配的,不如你嫁给他算了。”黄埔尹德嘲笑道。

  这话石青珊就不爱听了:“你要是再说下去,灵月教的圣女就要没有爸爸了。”冷锋一般的语气配合她如实质一般的眼神,圣女的父亲只感觉自己的咽喉已经被剑锋抵住,只要他敢再吐出一个字来,他就死定了,周围温度都降温了,这个女人比看上去的要危险一百倍。

  黄埔尹德也是练家子,知道自己小看女人了,果然这个世界最不能小看的就是女人和孩子,乞丐和道士了。

  女人小心眼,孩子不知轻重,乞丐光脚不怕穿鞋,道士懂得神神鬼鬼。遇到这些人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圣女父亲此时相信对方真的敢杀人,别人或许不敢,可是女人不讲道理的,女人是不能用常理来揣度的,所以他怕了。

  镇长儿子的表情和别人不一样,他看到了,看到空间中出现了一柄无形之剑,似乎石青珊是言出法随,将声音化作利剑停在了敌人的面前。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华丽招式,瞪大眼睛充满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