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极道天魔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退意 一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退意 一

  朦胧的号角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递出来。

  巨大的暗金色裂缝慢慢燃烧起来。那个伸出裂缝的巨大头颅,开始对着路胜张开大嘴。

  呼!!!

  一股漆黑色的犹如沙子般的风,吹进心相世界。所到之处,一切开始枯萎,灰化,慢慢粉碎化为同样的黑色砂砾。

  心相世界的能量源力大量被消耗起来。

  此时宇宙涌入的源力也越来越少。不时还会有某些波动震荡,传递进来。根本无法弥补被消耗的源力。

  “死!”路胜双手猛地合拢,掌心相抵,往地下一刺。

  哧!

  手掌稳稳刺入地面,激荡起一圈圈巨大的扭曲波纹。

  波纹所到之处,一道道粗大的黄色石手拔地而起,绵延数千米的冲向暗金裂缝。

  大量石手还在半空中,便和头颅吐出的黑风迎面相遇。

  石手飞快被腐蚀掉落。而黑风也迅速淡化变透明,转变成正常的普通气流。

  嘭!!

  路胜双掌分开,带起两道一金一白双色流光,在身旁划出一道硕大圆形。

  白金色火焰和纯白色冰霜同时从圆形中狂涌而出,朝着独眼头颅潮水般冲去。

  轰!!!

  冰火和独眼头颅轰然炸开。整个暗金色裂缝一下被震荡得缩小了一圈。

  路胜加紧操控,终于,整个裂缝蓦然一黯,彻底消失在半空里。

  “代我安顿好新来的人。”路胜传递给旨意到心相世界里的诸多神庙内。

  交代完,他纵身而起,随手撕开空间,露出外界正在急速涌动的巨大母河,当即一头钻了进去。

  宇宙最后的破灭,他还没真正见识过,这或许会对他本身的修为和三观造成不小冲击。

  但如果能从这个过程里得到一些收获,那是更好不过。

  噗!

  穿过空间裂缝,出现在路胜面前的,是正在不断激荡起大片河水的彩色母河。

  河流湍急,两边内壁上不断有巨大模糊的黑影,正试图疯狂钻进来。

  母河的内壁被他们像塑料膜一样撑得鼓起,随时可能破裂。

  路胜面无表情的重新到超能宇宙前面的位置,注视着那个正在急速旋转的黑色洞口。

  整个超能宇宙,看上去就像是布满了裂纹的黑色圆盘,只有一人多高,正缓缓旋转着,散发出大量不详的黑气。

  路胜没敢靠得太近。一个超能级宇宙的破灭,产生的威力绝不是他能够承担得起的。

  母河内壁微微扭曲着,仿佛那个宇宙圆盘随时可能膨胀挤入河水。

  啪。

  忽然一声脆响,整个宇宙圆盘轰然破碎。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黑色盘子,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无数裂纹,哗啦一下,彻底变得粉碎。

  无数黑色微粒从圆盘边缘飘散开。

  路胜伸手试着去触碰这些黑色微粒。怪异的是,这些大量微粒在接触到他手指时,飞快从其指尖渗透没入皮肤。

  无数破碎的影像和记忆如同风暴般狂涌入路胜脑海。

  他忍不住闭上眼。身体表面缓缓浮现道道裂纹。大量血水从裂纹中渗透出来。

  仅仅只是记忆和信息的冲击涌入,就让他这具身体承受不住了。

  嘭!!

  他整个身体轰然炸开,又迅速重组来,但刚刚重组的身体,很快又在剧烈的信息冲击下,自动崩溃,瞬间又死掉一次。

  其余大量的黑色微粒如同遇到磁铁的铁粉,此时也飞速的朝他身体方向飘来。

  路胜的身体在不断的破灭重组中飞速循环,整个宇宙的记忆对于他而言太过庞大,虽然他吸收的仅仅只是一丁点部分,但依旧让他足足死亡了上万次,才勉强保持住身体的完整性。

  尽管此时他的核心已经转为了心相世界,这具身体再死多少次,也不会真正导致他陨落。

  但这种连续不断的死亡,代表的是巨量的宇宙记忆冲涮。

  比起宇宙记忆而言,路胜本体的记忆太过渺小,就像是大海和海边的一块小石头,之间的大小差距无法想象。甚至可能比这还要大。

  一个超能宇宙的记忆,纪录了不知道多少亿年的海量信息。基本粒子的产生,组合,星球的成型,恒星,星系,星云,河系,黑洞,正反空间的同时演绎,时空的漫步和变化等等。

  无以计数的信息疯狂冲击着路胜的记忆,这其中甚至还包含了无数宇宙中生灵的大量信息和记忆。

  整个宇宙的记录,虽然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被融合,但也让他彻底陷入了静默状态。

  庞大的信息让他渐渐怀疑起了自己的存在。

  “我是路胜,还是宇宙?”

  一个这样的疑惑开始在他心底盘旋。

  而心相世界在这样的海量信息灌输下,也开始完善规则法则,朝着超能级宇宙靠拢。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万年,又仿佛只过去了一分钟。

  路胜渐渐陷入了深层的睡眠,宇宙的信息记忆实在太过庞大。就算此时是以整个心相世界为核心驱动的深蓝,也无法处理如此庞大的信息。

  好在有才获得的海量源力作为能量燃烧。才能让路胜的主体意识,在无数记忆里勉强保持清醒。就像是无数冰冷的记忆中,燃起的一朵小火苗,清晰而醒目。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路胜缓缓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他的周围是一片黑暗,上方有着一道洁白的光,透射下来,落在她身上。

  而让他心头一愣的是,他的身体根本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一个缓缓转动的半透明银色圆球。

  好在让他还算安心的是,深蓝依旧能随时召唤出。

  时间在这种静默的黑暗里毫无意义。

  除开头上的光,路胜找不到周围任何的其他东西,其他物质。

  仿佛整个黑暗里只有他一个。

  “你准备好了么?”一个模糊的意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递进他的脑海。

  “什么?”他下意识的泛起这个念头。

  “演化自身,衍生万物这是你的使命,是你生来存在的意义。”那个意识模糊的答。

  “我准备好了”路胜答。

  但马上他反应过来,这压根不是自己在答,因为他连这个念头都没动过。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炸了。

  无声无息间,他化身的银色圆球,轰然炸开,化为无数银色光点,飞散到四面八方。然后无止境的朝着外面扩张出去。

  于是基本粒子出现了,基本力出现了,时空出现了,星体出现了

  无数的宇宙景象在他体内涌现。

  路胜顿时反应过来,这个应该就是那个超能级宇宙的诞生记忆。

  而在记忆里,那个促使他自爆演化宇宙的模糊意识,被其尊称为混沌之声。

  混沌之声从哪来,没有谁知道。路胜从记忆里也没找到相关记录。

  演化宇宙的记忆,让他获得了很多发展心相世界的经验,而无数的知识和经验,让路胜渐渐对自己深蓝和寄神力,有了某种模糊的认识。

  关于深蓝和寄神力的真相。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路胜脑海猛地一沉,眼前的一切迅速脱离。

  他仿佛从一场电影里被强行抽离而出。

  呼!!!

  狠狠睁开眼。

  路胜大口大口的低头喘着气。

  母河河水还在他脚下不断流淌。

  眼前内壁上的超能宇宙已经彻底消失了,现在那个位置已经变成了一块难看的灰色伤疤。上边残留着不少的灰色粘液,似乎是母河的某种自愈手段。

  “恭喜你。”

  “谁!?”路胜猛地转身。

  在他身后的母河河水里,正静静站立着一个鹰首人身的高大身影。

  这人手持暗金色权杖,身上披着灰色羽毛编织的宽大斗篷,斗篷上纹刻着古老的纹章和图案。

  “能够在宇宙意识的冲击下,还能保持自我,你的灵魂意志力,真的很强。”这人平静道。

  “你是谁?”路胜冷声道,“找我有事?”

  “虚无和存在,从古到今一直不变的战争。想必你刚才也体会到了,两大阵营的绝对不容调和。”鹰首人答非所问道。

  “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谁?想干什么?”路胜一字一句道。

  “我只是路过这里,顺便等等,看这个宇宙破灭能有什么生命逃脱出来。你知道,很多宇宙毁灭时,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生灵从中超脱出来,逃得大难。”鹰首人正色道。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路胜漠然道。

  “当然有关系,”鹰首人笑了笑,“你身上的灰色力量。便是我们天然身为同胞的证明。”

  他说着,伸出手,掌心居然同样漂浮出一丝丝灰色雾气。

  灰雾之力!?

  路胜心头一震。

  他原以为这力量只有自己才拥有,没想到母河中早就有存在掌握了。

  而且听对方语气,似乎掌握的存在还不少。

  “不要误会了。我出生于母河,但超脱于母河。而这个力量”他摊开手,任由灰雾之力缓缓旋转,扭曲形成一团灰色火焰。

  “我们称呼它为灰液。”鹰首人微笑道,“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疑问,但如果你相信我,我们最好先离开这里。毕竟无论是存在之力还是虚无之力,都不会喜欢我们。”

  路胜沉默下来,从刚刚接受的宇宙记忆里,他也确实发现了这种灰雾之力的踪迹。

  按照宇宙记忆来看,确实,几乎所有存在,都对其极其厌恶,甚至一些存在对灰雾之力,几乎厌恶到了恐惧的地步。

  “可以。我叫路胜,我该如何称呼你?”路胜平静下来,反正他这具身体死不了,灵魂核心在心相世界,他现在是真正和弟子伊斯拉一样,成了不死存在。

  只要心相世界还在,他这具身体无论被杀多少次,都不会死。

  不像以前,如果在一瞬间杀死他七十多万次,也能在他重生的间隙,彻底斩杀他的灵魂。

  但现在不同了。

  现在他就是心相世界,对此时已经相当于一个恒星大小的心相世界来说,路胜想象不出还有什么存在能对自己产生威胁。除开母河外的那些怪物。比如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