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画堂归 > 第三百章 疑问

第三百章 疑问

  天越热,知了叫得就越厉害,绿树的浓荫铺陈在青石路上,石板干燥微凉,已经有些日子没下雨了。大片的蔷薇花被太阳一晒,香气浓郁得令人熏熏欲醉。

  偶尔有一两丝风吹过,低垂的树叶簌簌颤动,却是有气无力。

  卫宜宁和双生女从外头回府,已经过了午饭时候。

  下车时,那两个人的腿还是软的。

  经过这件事她们再也不想和韦家人套近乎了,她们没有卫宜宁的身手和胆量,还是别蹚浑水了。

  今天的事把她们的胆子是彻底吓破了,原本还有些打算,但和性命相比都不值一提了。

  卫宜宁也回了自己院子,走了一路,身上出了层薄汗。

  春娇准备了洗澡水,服侍她沐浴,又换了干净衣裳。

  卫宜宁舒爽地叹息一声,拿过纨扇来轻轻地摇着。

  “姑娘,你不去夫人那边禀告一声吗?”春娇一边给卫宜宁梳头一边问:“总得让夫人知道今天的事吧?”

  “不用我去说,”卫宜宁拨弄着梳妆盒里的一只翠钿珠钗,淡然道:“二姐姐和三姐姐会去说的。”

  “也是,”春娇失笑:“她们估计直接就去夫人院子了。”

  “也不知道二哥哥的伤怎么样了,”卫宜宁有些担心邵桐:“这事别对老太太说,省得她担心。”

  对祖母报喜不报忧是卫宜宁的原则,真论血缘,卫阿鸾的孩子跟朱太夫人要比卫家的孩子们近。

  若是让老太太知道邵桐受了伤,一定会万分担忧,其实又于事无补,还不如不让她知道。

  “姑娘且坐坐,等头发干了再躺下,”春娇道:“现在天气虽热也要在意。”

  “姑娘,如意姐姐来了。”小舍儿一颠一颠地走了进来说。

  话音未落,如意已经满面含笑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个小丫头子,捧着大捧盒,里头放着几样吃食。

  “姐姐请坐,”卫宜宁忙起身相让:“快喝杯茶。”

  “这是舅老爷家给送来的点心,”如意一边缓缓坐下一边说道:“老太太早就打发我送过来,说姑娘爱吃。”

  “何必劳烦姐姐亲自过来,随便叫哪个小丫头送来就是了。”卫宜宁道:“这么大热的天。”

  “嗐,是我自己要过来的,想跟姑娘说说话。”如意露齿一笑:“大小姐有日子没回府了,听说是病了,夫人忙不开,跟老太太说想让姑娘过去代为看看,老太太没就答应,想先问问姑娘的意思。”

  卫宜宁听了,略微沉吟片刻,说道:“论理我是该去看看的,只是今天在外头出了点事,大姐姐病着身子葨,我怕冲撞了她。”

  “这是怎么说?”如意吃惊地问:“姑娘今天在外头遇见什么事情了?”

  春娇在一旁就把今天的事儿说了,把如意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我的天!这是怎么说的,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这件事可不能让祖母知道。”卫宜宁道:“姐姐要保密。”

  如意忙点头道:“这个自然。”

  又说:“跟夫人说是无妨的,她知道了也就不让你去了。跟老太太只说你也病了,一混就过去了。”

  卫宜宁笑着应道:“多谢姐姐了。”

  她才不想去看卫宜宓,封玉超夫妻俩没一个对她心存善意,她傻了才往虎口里进。

  估计卫大小姐日子不太好过,说是病了,其实不知有什么难言之隐。

  卫宜宁从不怀疑就算卫宜宓境况再不堪,也绝不会想要和她倾诉。

  她们两个之间实在有太多过节了,别的小龃龉不算,单是敖犬和假冒燕七幽会那次,就足够卫宜宓恨她一辈子了。

  尽管卫宜宓到现在只怕也不知道是自己有意为之,毕竟她手里没有自己的把柄,但最后她到底是吃了大亏,难道不会怨怅?

  更何况封家兄弟对自己从来就不安好心,当然是离得越远越好。

  “我来了有一会儿了,该回去了,”如意笑着起身:“老太太要歇午觉,我得给她打扇。”

  “那我就不虚留姐姐了,”卫宜宁陪笑着站起来:“等祖母睡醒了我再过去。”

  把如意送出了门,春娇对卫宜宁说:“姑娘也歇歇吧!”

  卫宜宁的确有些困倦,就躺下歇息。

  到了午后,渐渐凉快了些,卫宜宁才到朱太夫人这边来。

  老太太已经起了,正在喝银耳糖水,见卫宜宁进来赶紧招呼丫鬟:“春桃,去给五姑娘也盛一碗来。今年天气惹得邪门,要多注意滋补。”

  卫宜宁陪着老太太吃了一碗银耳羹,坐着说些闲话。

  恰好如意给老太太整理首饰,卫宜宁好奇,也凑过去看。

  笑着说:“我也开开眼,长长见识。”

  朱太夫人笑:“你喜欢什么?挑几件拿回去戴着玩儿吧!”

  卫宜宁道:“您都赏了我许多了,有的还一次没戴过呢!还是留在您这儿吧!省得我暴殄天物。”

  这么说着,眼睛在这些首饰上看了几遍,猛地想起一件事,忍不住问:“老太太,您这匣子里头什么宝石都有,怎么不见有青金石呢?”

  “我不爱戴它,”朱太夫人道:“就没叫人做。”

  “这是为什么?”卫宜宁追问:“我看这下子里蓝宝石也有蓝玛瑙也有,怎么就不待见青金石?”

  “你不知道这里头的缘故,”朱太夫人道:“说起来你年纪太小,那件事还是二十年前的旧事呢!你只怕听都没听说过。”

  “那祖母就给我讲讲吧!”卫宜宁赶紧凑过来央求:“好祖母!”

  朱太夫人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别说是我,你看邵家的老太太,还有你义母可曾戴过青金石的首饰?”

  朱太夫人这么一问,卫宜宁猛地意识到的确没有。

  “这是为什么?”卫宜宁瞪大了眼,如果只是朱太夫人一人不喜欢青金石也还罢了,毕竟人各有好,也是常事。

  可为什么这些上了年纪的人都不喜欢青金石?

  这就不由得令人起疑了。

  那些来历不明的人偷到青金石为的是什么?

  这里头会不会有某些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