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红色舰娘 > 265 深海舰队的变化

265 深海舰队的变化

  来自旧世界的反舰导弹都被小铎进行过改造以适应这个海战全靠结构扛的莽妇世界,鞍山改造后所搭载的鹰击12导弹也是进行过这样的改造的。【←八【←八【←读【←书,.2↘3.o

  鹰击12本身就是一型全程超音速的重型反舰导弹,单靠动能实际上就足以创伤一艘深海战列舰,不过小铎的改造目标不止如此,她的目标是单发重创乃至击沉一艘5万吨以上的战列舰。

  不过现在,鞍山所发射的鹰击12导弹的目标只是一艘深海导弹巡洋舰。

  虽然都叫导弹舰,不过深海的导弹舰基本上就是改造前的鞍山的放大高配版,就是普通的二战巡洋舰把舰炮炮塔换成了导弹发射架而已。

  鹰击12导弹3马赫的末段速度下,这艘深海巡洋舰甚至做不出任何反应就被导弹击中。

  导弹从深海战舰舰桥的斜上方命中,依靠穿甲弹头和高动能直接击穿舰桥,打进舰桥内部,直到弹体几乎都穿入舰桥,位于导弹尾部的引信被触发后,鹰击12导弹200公斤的高能zhayao才被引爆。

  baozha的冲击波的冲击方向是沿着导弹轴线向前的,这样的设计可以保证导弹命中后还能继续穿透装甲,冲击波一路“杀”下去,如同一支叉鱼的鱼叉一样,从头顶开始,把深海战舰扎了个透心凉。

  深海战舰的danyao库非常幸运的没有受到波及而产生殉爆,不过从上到下的贯穿加上baozha破坏了内部舱室结构,海水迅速从深海战舰船底的窟窿里涌入船舱,深海导弹巡洋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下沉。→八→.八**读书,.↓.o≥

  在确认导弹命中后,山东就让一直在高空的无人机降低高度,抵近侦察,然后将视频传输给鞍山。

  “耶!打中了!”鞍山兴奋地在无线电里大叫起来,她的本源战舰就没有实战的记忆,这也算是记忆中第一次攻击真正的敌人了。

  不过同样共享视频的后方科研舰娘们却发现了一些异常。

  “这艘深海战舰看起来……吃水不是太深的样子?”大女仆长问。

  小女仆长是主要负责舰娘舰体改造的,所以直觉更加强烈,“它没有装甲,你看它的船壳坑坑洼洼的,我们现代船舶因为是分段焊接建造,船壳薄的话会因为内部应力的释放而造成这种凹凸不平的情况,深海战舰虽然是一体成型,但实际上同样可以看作焊接分段建造出来的,但因为装甲厚实,所以形变不明显,但这艘深海战舰例外。”

  “请求派遣陆战队妖精进行调查!”山东听了大小女仆长的讨论,立刻说。

  大女仆长却决定,“测试一下鞍山组织直升机机降作战的能力。”

  “保证完成任务!”鞍山对于一切战斗任务都有着无穷的热情。

  鞍山的舰载直升机是卡28,虽然这种短胖短胖的直升机长的非常难看,但胜在占地方小,卡28搭载着数名陆战队妖精就飞往深海战舰上空,山东也派出直18吊了几个橡皮艇扔到周围以防敌舰沉没太快来不及撤离。

  陆战队妖精是从属于鞍山的,所以对于机降作战并不熟悉,但踉踉跄跄地还是成功降下了两名陆战队妖精,两个陆战队妖精没有试图进入船舱内部,而是用钩爪勾住深海战舰的干舷,然后索降到已经倾斜的船体的水线部分——这里一般是装甲最厚的地方。

  “超声波测厚仪在不同部位进行测量……大部分读数在3厘米左右,只有一处超过10厘米,可能是是内部舱室壁或受力结构,”小女仆长根据测量结果做出结论,“随着我们将东部海军的舰娘整体技术水平提高到导弹时代早期的水平,深海舰队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不仅导弹舰的数量大大提高,而且,我们也很久没有见过深海战列舰了吧?”

  “自从上次深海舰队不知道那根筋抽错了,拿全部力量去无脑冲击东部大陆后,深海的力量已经被削弱到了深海爆发前都不如,已经很久没有关于深海战列舰的发现报告了。”永暑说。

  虽然海军一直宣称要谨慎看待深海活动减少一事,但东部大陆从上到下都认为深海爆发已经结束,远洋船舶也重新发动,冯越的第一舰队最近还计划效仿李洛,收复冰泉岛,打通通往北拉大陆的北极航线。

  “但是如果89你的推测是正确的话,恐怕深海爆发根本没有结束,甚至深海舰队可能是故意送死的……”渚碧说,“它们趁机谋求转型——深海舰队存在总量限制,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从旧式火炮舰队转型为全导弹舰队。”

  “但即使全导弹舰队,以鞍山打掉的这艘深海的技术水平,在我们面前和火炮舰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活靶子!”前方的旗舰山东不屑地说。

  “保持警惕!”后方的辽宁责备道,“战争不是斗兽棋,深海舰队居然敢做出这种完全是浴火重生式的改变,那肯定是有它们的理由所在,我们必须保持十二分的小心才是!”

  “明白了!明白了!”山东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

  东海市的闹市区,三个穿着西式贵族小礼服裙的少女并排行走着,少女们柔美的面容和身上的装扮,让行人们看一眼就知道是哪家英系或法系提督家的舰娘外出逛街。

  虽然这三个少女全是中系就是了。

  “伊犁姐,我们不是说好了要蹲守在监狱,等待日系组织试图干掉邵墉时,来一个守株待兔吗?”漠河问。

  “我们都那么大摇大摆地说出了自己要干什么,敌人还敢再动手吗?”伊犁解释说,“再者说,邵墉都已经把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了,我们还拍摄了视频,邵墉的死活,现在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那我们跑到市区里来……”逸仙也对伊犁的行动十分不解。

  “我们要消灭的目标是什么?”伊犁问。

  漠河回答:“日系组织。”

  “怎么消灭?”

  逸仙回答:“找到日系组织的幕后头目。”

  “对,那么从哪里着手呢?源帮卫不知所踪,邵墉连日系组织的存在都是靠猜,”伊犁说,“就算是津田悠春,实际上我也认为他距离日系组织的真正核心距离甚远,他的舰娘恐怕觉得自己的提督才是日系组织的头领,但这和我们已知的情报不符。”

  逸仙和漠河相互对视一眼,漠河试探着问:“那个试图刺杀提督的超大和舰娘?”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